Some Minds

我又回來寫這個地方了,我可以保證的是我沒有停止書寫,只是寫在別的地方。


在人生接續的空檔間,總會有這麼幾個像是潮間帶的時機,特別非常非常地想要聽見新的音樂。想要被突如其來地敲響,想要驚訝地發現,在很遠很遠或很久很久的不同時空,曾有別人渾然不覺地了解過你。

這次我是毫無保留地到處亂找,就這樣找到了Cigarettes After Sex、Uquine、Slow Readers Club和Tea Street Band。


也有些時候,心態上比較懶惰、軟弱,就聽些喜歡的樂手也喜歡的新團。說到這個,我從來沒有認真聽過Kasabian,雖然許多次從iTunes隨機播放出來引起注意的曲目,都是來自Kasabian的。我也說不出一個一直不去專心聽他們的原因。

好的,我可以推測的一個原因是......身心狀態冒險的層級需要一個平衡。身處陌生的環境時,需要一些熟悉而安慰的東西;身處安穩而乏味的環境時,需要一些刺激的新事物。


我一直在犯相同的錯誤,身邊剩下的都是一些可以忍受我的人,也因此縱容我一錯再錯。


這首歌好好聽啊:



我也要加入讀很慢俱樂部:



莎拉肯恩的Phaedra's Love這齣劇中有一段對話是這個樣子:Phaedra問說,你覺得他有吸引力嗎?Strophe回答,我曾經這麼覺得。Phaedra問,現在有什麼不一樣了?Strophe說,我開始了解他了。

事情太常變成這樣了。

並沒有比較不熱

累……垮了,生日碰上場次,著實是二三次元的交疊(雖然比較像是交戰)。還沒有開始認真看本子們,但在我記憶猶新之刻,趕緊捕捉一下英廚的Alfredland大冒險即時感想(或稱,看不看都沒差的:summer的米英小論文第3彈)

繼續閲讀»

好熱噢......

好久沒寫網誌!!
近期許多事令人懷疑自己已喪失理性論述的能力,所以就來隨手寫個感性論述好了。
今天要來分享閱讀米英多年來,判斷作者廚向的歸納偵察方式。

繼續閲讀»

如果不在這裡

原本是想發個休止公告,但是,不發有差嗎......
(大概是沒有,但是自我良知的問題)


不知道該如何用言語表達,但簡單來說,近期以來許多明顯與潛在的局勢,都不允許我再耽溺於自我的取樂中,而必須要有一些痛苦、痛苦與痛苦的洗禮。這個過程也包括了暫時遠離我喜愛的東西。

就像是,要到深山裡練功那樣的感覺?為了使心志更加堅強,不能輕易地軟弱下來,所以很多自我安慰的東西都要暫時戒除掉。

如果對我有信心的話,我知道我們一定有再相會的一天。

我也不知道這裡變會怎樣,可能會很安靜,可能會繼續自言自語,而這一切都可能發生在這篇網誌發完的隔一天。我記得馮內果曾說過(類似的話):有人問我,你就不能認真一點嗎?答案是,不能。

就是不能。

0907!!

覺得一直在撲浪上自言自語很是討人厭……還是稍微認真一點寫點網誌好了。是說,我開始認知到現代都市人越來越黏著於社群網路的部份原因,可能是出自日常生活過於忙碌/無趣,但還是需要社交。

社交究竟在什麼面向上是有益身心的呢?據我所知,許多社交活動也會減損壽命(例如:尾牙演出)。我有一個可以說是非常現代(或後現代)的習慣,就是閱讀不認識的人的網誌。

或者該說,這種認識是相當單向、具選擇性的,我只認識到他/她公開的那些內容,並且我安全地想像螢幕外的作者是一個這樣的人。(一個喜歡這些東西、有著這些想法與這些飲食…的人)某些時候,我覺得我對這些作者的認識可能比公司坐在我旁邊的同事來得更深。

但就是某些時候而已。

其實,我想寫寫關於Dean Winchester的事……

繼續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