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t, Mello and 2010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想念梅洛。雖然我想念的完全是他接近十年前的樣子,而想念他的我,也會回到近十年前的樣子。

梅洛是我在死亡筆記本裡最喜歡的角色。說起來,他也是一個有著兩個名字的人,而且我更常以假的這一個回憶他。如今我覺得,我對尼亞的看法就存在我對梅洛的喜愛中,因為他們其實是同一個人的兩個部分,只是我完完全全地比較喜歡梅洛這個部分。

繼續閲讀»

Goodbye England / Battle Born

現實壓力太大了,一直在選歌逃避這一切……(這樣好嗎)
除了很像是米英/很適合米英創作BGM以外,還有一種簡直像是唱給米/英聽的歌曲。其實不只是歌曲,很多小說、詩與劇作,看起來都像是直接獻給一個擬人似的國家。岔個題,幾乎每一本我讀過關於美國夢(及其破滅)的小說主角,我都覺得那個人就是阿爾弗雷德。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好像一直這樣地被強化而或許顯得統一,我卻幾乎沒有在其他英國作家的作品中看見過亞瑟(那樣的角色)。

繼續閲讀»

米英BGM紀錄(之一??)

先前想過要為適合米英創作BGM的曲子做個整理,但隨著年齡增長,只是擺在腦中的念頭常常會消失……這次先記錄個兩首!彼此呼應並不特別強烈,只是我聽起來突然覺得具有一種近似的kinky感受,所以就一起寫了。

繼續閲讀»

[はしっこ/寺さ] 我們之間勾勒不出完美的圓

雖然想著要寫出些什麼來…但比起自己產出,果然還是閱讀他人比較快樂/容易?很偶然地讀到了寺さ小姐的故事,此時又正好在複習The Antlers的Hospice,對於這種音樂烘托出來的這種故事真是十分沒轍啊…

0701.jpg

繼續閲讀»

the USA thinks of the UK / in the music

好久沒有寫這麼認真的網誌了噢。
前日正好說到,英國唱英國的音樂好像很多,美國唱美國的也不少,那美國唱英國的呢?我想到的是以下:

繼續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