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t, Mello and 2010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想念梅洛。雖然我想念的完全是他接近十年前的樣子,而想念他的我,也會回到近十年前的樣子。

梅洛是我在死亡筆記本裡最喜歡的角色。說起來,他也是一個有著兩個名字的人,而且我更常以假的這一個回憶他。如今我覺得,我對尼亞的看法就存在我對梅洛的喜愛中,因為他們其實是同一個人的兩個部分,只是我完完全全地比較喜歡梅洛這個部分。

繼續閲讀»

Goodbye England / Battle Born

現實壓力太大了,一直在選歌逃避這一切……(這樣好嗎)
除了很像是米英/很適合米英創作BGM以外,還有一種簡直像是唱給米/英聽的歌曲。其實不只是歌曲,很多小說、詩與劇作,看起來都像是直接獻給一個擬人似的國家。岔個題,幾乎每一本我讀過關於美國夢(及其破滅)的小說主角,我都覺得那個人就是阿爾弗雷德。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好像一直這樣地被強化而或許顯得統一,我卻幾乎沒有在其他英國作家的作品中看見過亞瑟(那樣的角色)。

繼續閲讀»

the USA thinks of the UK / in the music

好久沒有寫這麼認真的網誌了噢。
前日正好說到,英國唱英國的音樂好像很多,美國唱美國的也不少,那美國唱英國的呢?我想到的是以下:

繼續閲讀»

[Ayami] 夏之門

我想,在國擬人的題材裡,我就是一直在跟隨(追逐?)著Nira小姐與Ayami小姐了。許久以前我有一個寫到一半的故事,後來發現Nira小姐也已畫了這樣的概念,也就心滿意足(?)地放下了。幾年來沒有離開國擬人的原因之一:比單一(人類)世界更多的可能性。於是我又要來說Ayami小姐了。

繼續閲讀»

I.nstructions for A.merican S.ervicemen in B.ritain 1942

由美國政府發行,要給前進英國的美軍讀的行前手冊,薄薄一本大約三十頁而已。
這個在北大論壇也有翻譯全文,google也可以找到原文pdf檔案。
據說是當今英國研究自己的(有趣)資料之一,顯示了當時美國人眼中的英國人及其國家是個什麼樣子...
下收我隨意(但無捏造)的片段翻譯

繼續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