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it good enough?

其實我還記得這個網誌...(只是想說這句話嘛?)

有些人前往另一個國家,準備開始另一個新的生活。
但我(原來)不是。

即使在倫敦,我依然帶著台北的眼睛。
在生活的夾縫間讀到故鄉的片段,像是那個葡萄牙作家說的:
我不喜歡旅行。因為即使在異地,我依然用家鄉的眼睛理解這些訊息中蘊含的意義。

你知道Camden的街道與西門町很像嗎?
Central Line的地鐵擠得有如週末的木柵線
Angel Market的糖果店簡直是菓風小舖與小豆苗的混合體
走過Oxford Circus的感覺其實有點像是市政府東區

原本以為八月出發以後要過一個新的生活
好一陣子甚至連像樣的網路都沒有
和不熟的朋友在倫敦裡外觀光,像個普通的觀光客
但我從來都不是一個普通的觀光客...而是一個心思細膩而背德的宅宅

佛洛伊德說過:
如果你的嘴唇不說話,你的手指會說。
在這個網路時代真是非常的對
雖然我嘴唇上沒有講,但也許我大概是很想念亞瑟先生的...
即使我不太再把雅思打成亞瑟了,
手指依然熟悉這個名字的拼音位置


有些人前往另一個國家,決定開始另一個新的生活。
但我不是。
無論你愛不愛旅行,有時候這種事不是你決定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