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ler / Queen


不知道為什麼,又再度覺得這裡是一個很私人的地方。好像一開始設定這個blog的時候,相信沒有其他人會閱讀,而網路是一個可以保守秘密的地方。
今天差一點點點點就辭職了。也不知道怎麼的還是撐了過去,明天還要去加班...。
雖然這份工作工時很長,壓力也頗大,但想辭職的原因說穿了,只是看不慣「有錢可使鬼推磨」這樣的態度。我所做的事,幾乎完全是為了讓有錢的人變得更有錢,像是馮內果說的:上一場戰爭把百萬富翁變成了千萬富翁,這一場戰爭把千萬富翁變成了億萬富翁,現在我們把這叫做是進步。

我真是喜歡馮內果。如果我有他二分之一的文采,我可能會勇敢地說我也想要做一個作家。雖然最後很可能還是不會成為一個作家,但做半個也夠不錯了。

看了米英only買的許多本子,終於有一點理會到黑桃設定的萌點。其實也曾經試過寫寫黑桃王國,不過失敗得過於慘烈,就不敢再遐想了...。
當時是用Queen的Killer Queen這首歌做為發想:




she's as willing as playful as a pussy cat
Then momentarily out of action
Temporarily out of gas
To absolutely drive you wild
She's out to get you

大概是這個樣子,結果寫出了暴發戶王儲米與嬌嬌女(???)貴族英這樣的雷死人設定,究竟為什麼可以寫出雷到自己的東西呢?這難道不是自我矛盾的一件事實嗎...?
不過,因為現實太殘酷,實在是越發想要閱讀美好得不像真實的故事。最好是完美得無懈可擊,請說:他們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並且永不凋零。必須如此故事才能夠完整地與現實切割開來,於是真實的破綻無法抹煞閱讀的時間,而讀者也不至於誤會這樣的情節是有可能在現實中搬弄的。

"童話故事都是千真萬確的:不是因為它們告訴我們惡龍真的存在,而是因為它們告訴我們惡龍是可以打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