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5] 米英新刊《B is for Betrothal》

睽違3年.....米英的驅魔故事三部曲最終章《B is for Betrothal》會在2月4-5日的CWT45販售:))
此次有請夜止女神繪製封面>////< 我是最期待看見的讀者!!

基本資訊:
受 Axis Powers HETALIA 啟發的米英設定架空小說本
少數暴力、性暗示與黃腔/約3萬6000字/A5右翻/售價未定,約NTD150-160上下
內容簡介:以超自然力量為背景的米英驅魔故事。驅魔情侶檔亞瑟與阿爾弗雷德再度被捲入天使與惡魔的麻煩事。同時,前往英國的阿爾弗雷德發現在他與亞瑟邁入人生下一階段前,還存在著意外的挑戰。

印量調查中
ps 這次也會加印前兩集《E is for Exorcism》(2013)與《W is for Witchcraft》(2014),,叩請有需要的讀者一併填寫了OTZ


新刊試閱下收

試閱一:

他們租來的灰色雪佛蘭停在老位置。亞瑟把天使趕進後座,自己則鑽進駕駛座裡,沒多注意還站在車尾的阿爾弗雷德,直到這個面有難色的大男孩敲了敲他的車窗。亞瑟降下窗玻璃,不耐煩地看著阿爾弗雷德,「幹嘛不上車?」

「亞瑟,」阿爾弗雷德伸出手扶著車窗,有些遲疑地彎下身來,在司機的耳旁說,「我剛轉移了你的傷。」

亞瑟沒有回話,那副「所以呢?」的表情讓阿爾弗雷德小小翻了個白眼,只得坦白說道,「所以我現在不太方便坐下。你知道的。我們沒有別的交通方式嗎?或是起碼等一會兒再出發?」

「沒有,不行。」亞瑟逐一地簡短回答阿爾弗雷德的問題,「誰叫你每次都要插得那麼用力。現在給我上車。」

亞瑟沒有播他習慣聽的那幾張專輯,或是轉到任何一個電台。車上安靜得只有引擎聲,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他們正在離開市區,往北前進,目的地可能是加拿大也可能是北極。阿爾弗雷德偷瞄了身旁的天使一眼。

這個應該有幾千歲的男孩穿著一條細條紋的西裝褲,以及亞瑟也會穿的那種白色襯衫。從側面看上去,他有九成九就是亞瑟。阿爾弗雷德決定把上午的小意外歸因於自己還沒戴上眼鏡的關係。

阿爾弗雷德將目光緩緩移向他的正牌戀人,看見亞瑟正從後照鏡裡瞪著自己。他原本想坐在前座,但幾分鐘後就覺得實在不行。在移到後座,並把右腳塞到左腿下方靠著車門而坐以後,阿爾弗雷德覺得他的下半身好了一點,心理上的負擔則變得更大了。

這個姿勢讓天使的手時不時在行駛間撞到阿爾弗雷德的膝蓋。看起來相當沉浸在悲傷與放空中的天使對此並不怎麼在意,阿爾弗雷德則必須更努力地把那些從記憶中翻攪而上的影音片段壓回他們本不應該存在的位置。

當惡魔佔據阿爾弗雷德的身體時,曾想對眼前的天使說,「只要和你待在一起哪裡都很好。」很難相信那個願意為他從天堂墜落的傢伙會拋下這個天使,跑去和別的人類廝混。除了我的亞瑟,阿爾弗雷德想。我的亞瑟比這個天使來得好,各方面都是。好吧,也許除了一個方面。

「我很抱歉。」天使開口說。

「不是你的錯。」阿爾弗雷德對自己說。



試閱二:

阿爾弗雷德找到那間醫院時,太陽都已經下山了。他不確定自己該不該收回前言,承認倫敦並不如想像得小,因為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浪費在地鐵站與公車轉運上,最後一段路他更徒步走了三十五分鐘。

穿越亞瑟常掛在嘴邊的大片「英式可愛綠地」後,這棟坐落於倫敦東緣的廢棄醫院映入眼簾。直到足夠靠近,阿爾弗雷德才注意到它真是在二戰中被炸了個夠本。西半側的瓦礫堆如今長滿雜草,還能直接看見醫院內過去可能是廚房的長型房間,與傾倒的長型鋼桌。

他從背包裡掏出手電筒,不覺得自己有必要再去找門,就直接從破牆間走進建築,感覺像是走進一部恐怖電影。在阿爾弗雷德打開燈光,強烈祈求這不會打亮任何他不想看見的東西時,幾顆大小不一的石礫從天而降,他幾乎咒罵出聲。

「關上燈。」那名他不遠千里前來尋找的女孩就站在樓上,肩上架著一把獵槍,「我不是叫你不要來嗎?」

她拒絕的神情與幾小時前如出一轍。不能說阿爾弗雷德沒有預測到這般下場,不如說整趟倫敦行在這女人出現後就完全超出他的預測範圍外。

阿爾弗雷德的眼神順著安德烈銜著菸的手指望去,正好對上那雙看來怒氣沖沖的藍色眼睛。一個有著及肩波浪金髮的女孩嘟起她淡粉紅色的嘴唇,直截地拒絕了柯克蘭的提議。

「我不要。」她就是這麼說的,毫無誤解的餘地,「這傢伙是誰啊?」

「這句話應該是我說……」遭逢意料外的敵意的美國男孩定睛細看起房間另一頭的年輕女孩。並不是她的眼睛,像是勿忘草的天藍色。也不是她臉頰上的小雀斑,增添了一種頑皮的天真氣質。而是她的輪廓,她的身材,她說話的姿態,這所有同時灌入阿爾弗雷德腦中的資訊讓他認出了這名自己只在亞瑟記憶中看過的女性。「天啊。」他不禁脫口而出,她是艾蜜莉。



試閱三:

亞瑟的筷子亦步亦趨地與王耀合作掃空了兩籠他完全記不得味道的小點,剩下一籠顏色平淡的方形糕點。在經過大部分毒物皆發揮作用的時間後,王耀停止發表他對美國與英國食物的評鑑,直截了當地說,「至於你給俄國人的那套說詞,我是不信的。」

亞瑟放下筷子,雙手仍然放在桌面上。王耀開始靈活地用筷尖切割那塊蘿蔔糕,「英國人不怎麼愛吃這個。但我覺得你應該試試看。再說,我也不是不能相信。」

亞瑟沒有拿起他的筷子。「你要多少錢?」他問。

這回換王耀放下了筷子。他先是盯著亞瑟好一會兒,確定對方沒有挑釁或打趣的意思。這很好,因為他對兩者都沒有太多包容的空間。黑髮男子收回手臂,幾乎有點困擾地摸了一圈自己的臉頰下方,「亞瑟•柯克蘭,我試著……用你們的話說,和你待在同一頁上。但你也必須對我展現多一些尊重,至少是認識。看看這裡,看看我們。你覺得我需要你的錢嗎?」

英國人沒有如他所說地立刻在這餐廳裡看上一圈。他以一種什麼也都看過、看夠的凝實神情只盯著王耀。有些西方人覺得,東方的黑色瞳孔看來隱藏太多、給出太少,亞瑟倒覺得他遇上的東方人時常給得太多了。在這雙對視的眼睛顯得過於冒犯之前,亞瑟拿起自己的筷子,一口口吃完了最後半塊蘿蔔糕。

「你喜歡嗎?」王耀開口問。

「如果你只想問這個,」亞瑟兩手一攤,「我會說,你真該從這地獄鳥事裡抽身,全職賣這些放在小籠子裡的方糕。」

王耀看著亞瑟一口喝完杯裡剩下的茶,自己的茶杯仍握在手裡。他終於露出一個真帶聲音的笑容,「誰說我不是專職在賣這些點心了?」同一名侍者又在完美的時間點出現在餐廳主人右側聆聽指示,「把一心叫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