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ect5 / Venom / Symbrock 突發小說本 ASK NANCY

刊物基本資訊
Venom (2018) (Marvel Comics/Sony) 二次衍生小說突發本
Symbrock / Veddie (Eddie Brock/Venom Symbiote)
刊物名稱:Ask Nancy
文字作者:summerbee
封面繪者:溜溜 plurk@liu_seven
約1.5萬字/R18/A5直排右翻/NTD100
初次販售時間及地點:2018年10月27日 infect5感染歐美only.5 @E07 Aster

3PERM0eSg1HKJXEtScQhCV.jpg


※主要為2018年電影衍生故事,少量自創角色、背景設定,稍參有漫畫原作元素
※以「他」指稱Venom Symbiote,但無明確性徵描述
※試閱中的斜體文字於印刷版本中以標楷體呈現

故事簡介:
外星共生體讀了地球愛情諮詢專欄後對與宿主的穩交關係產生一些質疑,而他不是很聰明也不是很敏銳的宿主將需要花一些氣力將他們的幸福生活導回正途。

試閱:
試閱一:

艾迪一把抓起床邊矮桌上的手錶,還差十分鐘才六點。這他媽的比昨天還早。太陽很好。確實是如此。在猛毒粗糙的舌頭為他們清理乾淨以後,艾迪起身走到窗邊。從這個被灰撲撲的住宅高樓夾緊的窗台看不見什麼城市景色,但至少還照得到太陽。他隨手為窗邊茂盛生長的小盆栽加了點水。「好吧。來點咖啡。」他說,半不情願地準備過早地展開這一天。

在艾迪洗臉刷牙時,猛毒勤奮地磨著咖啡豆。艾迪‧布洛克以前向來不費工搞這套,從來沒那時間、沒那興致。但他們現在可說有兩倍的時間,以及接近無限量的肢體。似乎沒什麼原因拒絕在早上來一杯口感更好的手沖咖啡。無論那是什麼手沖出來的。

他們喝了一口,就發現有什麼不對勁。艾迪放下手裡正跳出推特推播的平板電腦,輕鬆地抓到了凶手。「好吧,是我沒提醒你。」他亡羊補牢地扭緊玻璃瓶蓋,「但咖啡豆和你一樣無法在氧氣裡存活太久。下次記得關緊瓶蓋,好嗎?」

我們想要咖啡,艾迪。一隻觸手爬過他們的前臂,協助手指將咖啡豆瓶蓋轉得更緊,還要肉桂捲。

「噢,那幾乎在城市的另一頭。」艾迪對他們腦中閃現的畫面做出評論,「呃……早餐三明治,確實很棒。多加兩塊培根。還有檸檬大蒜蛋黃醬。好吧,好吧,我們就去那兒。」

他嘴上這麼說,手指卻還在平板螢幕上的新聞網頁流連。今天的福斯新聞頭條難得不是總統嘴臉,他想自己願意為此多看上一、兩則另類災難。颶風災難、槍枝災難、生態災難、金融災難、桃色災難。有時候在報紙上,美國看起來就像是這幾百種天災人禍的集合體。他鐵定不是第一個這麼想的人。

艾迪,還等什麼?

「現在出發太早了。」他盯著快速滑過的新聞標題,尋找真正吸引眼球的關鍵字,「他們七點才開門營業。」

現在出發正好。猛毒為他們把上衣與長褲從衣架上取來。看見那條彈性透氣長褲,艾迪就知道接下來輪到他的雙腿吃苦了。我們跑過去。

清晨六點起床,跑上五英里,就為了到日落區吃肉桂捲。這是另一件過去的艾迪‧布洛克絕對不會做的事,或者該說是做不到的事。他大抵靠自己的力氣跑到了弗雷德里克街,猛毒決定繞到金門公園裏頭晃晃。那也是艾迪完全放棄,讓猛毒接管他們的身體的時候。這不費更多毅力,但肌肉痠痛依然屬於他們共享的那個部分。當他們在七點準時抵達魔鬼之齒時,艾迪懷疑他究竟還吃得下什麼東西。

食物。如此多食物。

他們隔著玻璃觀賞麵包被排列上架,包括那渾圓可愛、糖汁四溢的肉桂捲。猛毒愉悅地考慮著該先吃什麼、再吃什麼。在激烈運動後,他們腦內增加的安多芬與多巴胺會讓猛毒進入一種介於亢奮與安詳之間的狀態。此時一切都是如此安全,如此美好。

艾迪時常對猛毒對他們身體的活動安排提出異議,執行的結果卻一再顯示他的共生體是真正知道他們需要什麼的那一個。溫暖的陽光,充分活動的肢體,載滿氧氣的血液在周身快速流動,門後就是觸手可及的三層培根三明治與熱咖啡。肉桂捲。艾迪聽見猛毒的提醒,也感覺到他的另一半做出了決定,或者該說是放棄了抉擇。一口氣全買了。

也是在這個時候,他們發現口袋裡沒有皮夾。它昨天被放在牛仔褲後袋裡,此時此刻八成也還在那兒。躺在客廳的地板上。他們昨晚沒撐到臥房就開始幹自己。此時想起這件事一點助益也沒有。

我們搶了就跑。沒人追得上我們。改天再回來付錢。

「那裏頭有監視器,而且看起來很像是真的。我們的臉會被印出來貼在牆上,再也別想回這間店裡。」艾迪對還沒被完全說服的共生體補上一句,「那就再也沒有肉桂捲了。」

我可以蓋住我們的臉。

「那樣他們在我們走進門前就會報警了。」艾迪知道猛毒想像的面罩比起銀行搶匪更接近三角洲部隊的設計,但結果應該不會有什麼差別。

但我們需要食物,艾迪。現在就要。

「好啦,好啦。」在猛毒準備對身旁的內臟或路人張嘴前,艾迪移動他冷卻大半的雙腿走進門裡。「我們就看著辦。」他不抱什麼期望地說。

開業不到十分鐘,店裡已經不只他一名顧客。艾迪盡可能低調地急切審視著準備點餐的一張張面孔。沒有他認識的人。舊金山是個巨大的城市。他也曾算是個電視常客,但在路上認出他的人也是少之又少。猛毒開始深舔他的肝臟,或是胰臟,某個威脅意味遠勝情慾快感的地方。艾迪走上前,隨便與某個看著牆上菜單的女性搭話。

「嘿,不好意思打擾你。」艾迪說,「但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我是艾迪,艾迪‧布洛克。」


試閱二:

他們回到床上,但沒有乖乖睡覺。猛毒有點得寸進尺,艾迪放任他這麼做。一半是因為他找不到足夠有力的理由阻止對方,一半是因為他自己也喜歡。近來,艾迪越來越無法區辨自己與共生體的欲望。這在性事上尤其明顯,但其他許多事似乎也有這樣的傾向。他們越來越像是「他們」。從兩個變成一個。但不是同一個,而是另一種東西。

猛毒以最渙散的型態躺在他們的腹部,隨著每一下逐漸放慢的喘息起伏著。無射精高潮,像他們昨晚說好的。艾迪喜歡這種高潮。並不是喜歡這一種勝過另一種的那種喜歡。我們喜歡體驗高潮。猛毒替他將腦中支離的語詞串接成一句簡單而真實的句子,作為一種結論。如此他們就不用再分神以語言思考了。只有感受,以各種顏色、形狀來回流淌於彼此之間的興奮。跳下那白色光輝的邊緣,墜入無邊無際的溫婉海洋中。

他們一口氣睡到午餐後。天空的雲多了一些,但應該不久後就會散去。他們出門將前幾天回廠保養的機車騎回來,順便買了點儲備食物,也帶了幾盒中式料理當晚餐。在猛毒把冷凍食品放進冷凍庫時,艾迪把南西的名片從冰箱門上取下來。他不需要打這通電話,但看看她現在在做什麼也不錯。

結果南西‧考瑞現在是個小有名氣的女性主義作者。最新消息欄位顯示,她上個月才接受《時尚》雜誌專訪。什麼是女性主義?「我不知道。」艾迪誠實地說,「你需要一個比我更聰明的人來回答這個問題。」問南西。「你覺得她比我聰明?」艾迪說,「你甚至不太認識她。」別這麼敏感,艾迪。網頁上寫的。

猛毒說得沒錯,他們移動滑鼠,點進「問南西」類別頁。這裡頭彙整了她在網路雜誌上的專欄文章,以及一些匿名的提問。艾迪草草瀏覽了幾篇。這些回應的口吻不像南西,但他也沒多了解南西‧考瑞。他跳出來,回頭讀網站上的個人簡介。我們不問南西什麼是女性主義嗎?

「我們待會可以查查維基。」感覺到共生體持續糾結的疑惑,艾迪繼續說,「那不是回答這種問題的地方。」

這是個愚蠢的問題嗎?

「別這麼敏感,猛毒。」艾迪說,「她不真的是回答問題,比較像是給出建議,關於人生、感情、家庭什麼的。有點像心理諮商,或是某種印度導師,指點明燈之類的。」

什麼是印度導師?

猛毒理應可以在宿主腦中自行找到關於這個星球的大多數資訊,因此當他提出一些乍視簡單的問題時,艾迪總覺得這就是拐了個彎顯示自己有多笨。你並不笨,艾迪。猛毒貼心地提醒他,如果我承認這一點,豈不代表我也很笨嗎?

這話的安慰效用不大,不過艾迪還是接受了他的共生體的好意,以及那令人分心的觸手,已經溫柔地裹住了他們的陰莖。他們確實同意到中午前不要再射精。而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了。

在把他們的身體送回床上,並把牛仔褲裡的皮夾放到門旁的矮桌上後,猛毒把筆電悄悄帶進了臥房。瀏覽器還停留在女性主義的維基頁面,以及南西的個人網站。一隻細小的觸手將鼠標移動到「問南西」的連結上。

他對人類社會沒有特別興趣。依照宿主扭曲、偏頗的觀點,這就是一個由邪惡的少數人統治並壓榨多數人的殘酷金字塔。與他的故鄉沒有什麼差別,因此也不需要適應太大的改變。但多了解一些人類文化沒什麼不好的。即使就住在他的腦中,猛毒有時候還是不太了解艾迪。他自認為是個特立獨行的人,但他絕大部分的行動與其他人其實也沒太大不同,至少猛毒看起來是這個樣子。大部分的人類似乎都遵循一種不完全符合本能的無聊準則而活。這個南西自稱是無聊準則的專家,或許她對讀者們也有與猛毒接近的觀察。

他白皙而巨大的雙眼在黑暗的臥房中閃動著電腦螢幕的光芒,觸手輕輕滑動滑鼠上的滾輪,像是艾迪常做的。猛毒閱讀標題關鍵字的速度就與艾迪一樣,不同的是他們對關鍵字的定義。在跳過兩篇關於線上交友、一篇購屋與一篇離婚的文章後,他點入一篇抱怨男友劈腿的文章。這顆「破碎的心」與男友對於開放式關係的定義大有歧異,這是南西的結論。

什麼是開放式關係?猛毒直覺地回到艾迪腦中尋找答案,但光是這個提問就將他們的身體帶回非快速動眼期的第一階段。這樣不好。他們需要更深層的休息。猛毒小心地退出來,將注意力移回螢幕前。他像艾迪沒耐心一一瀏覽時那樣搜尋「關係」這個字,並點下搜尋結果的第一篇文章。


親愛的南西,

我覺得我找到了完美的另一半,唯一的問題是,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這麼覺得。我們在Bumble上遇見彼此。我是外地人,他第一次約會就把我帶回家,然後我們發生了關係。這比我預期得快,但不要緊。接下來每一次約會我們都上床。我們的約會並不只有性交,但他似乎每一次都預期我們會這麼做,而我們也總是會這麼做。我的戀愛經驗並不多,這是我杞人憂天嗎?他是否只把我看作炮友?我該開口確認我們的關係嗎?

你誠摯的
V


親愛的V,

謝謝你的來信。首先,無論如何,恭喜你遇見這個人。他已經給你美好的體驗,這能夠成為你人生的珍貴回憶之一,無論你們是否決定將攜手共度此生。該不該確認一段關係?這是你首先必須問你自己的問題。性在關係中扮演重要角色,但也絕不是所有。一段關係需要相互理解,而我們對另一個人的理解有賴時間與陪伴來滋養。你們共度的經驗越是多元,你就越了解他在各種面向的想法與抉擇。你提到你是外地人,我推論他是本地人。這也會影響你對他的感受。當你對這個城市、這個國家不甚熟悉,也缺乏其他社交支持,而他對一切瞭若指掌,這容易帶來一種依賴性的錯覺。你是真的需要他的照顧與引導,或者只是需要一點時間與新的朋友?當然,親愛的V,從肉體開始的關係也可以走得很長遠。你們已經了解彼此在床上的表現,這是建立情感聯繫的一個不錯的基礎。試著與他探索一些別的領域,聊些你們喜歡、重視的事物,也別忘了建立自己的生活圈。然後,再問自己一次,你是否想確認與他的關係?

你誠摯的,
南西


試閱三:

我們喜歡安妮。

是的。當然了。這一切如今如此清楚。猛毒喜歡所有艾迪‧布洛克喜歡的東西。艾迪一向認為是自己接納了他的共生體,與他分享這具身體,對方則以外星超能力予以回報。但猛毒也吸納了艾迪的記憶、思想、欲望與夢想,將它們化為自己的認知與想望,像是一種目的。他留在這個星球上的原因。我想要我們快樂。

他們知道一種輕易達成這項目標的作法,而且不需要徒步跑到城市另一頭去。猛毒沒有從他們的身體裡伸出手,還沒有。但他在皮膚底下移動的方式已明白顯示他們準備要做那件將近四十五個小時沒做的事。艾迪對即將到來的快感沒有異議,怎麼會有?只是這檔事過去比較像是,呃,一種技巧比較高超的自慰。在剛讀完幾小時的愛情諮詢專欄,與他的共生體發生更親密的溝通,以及那一小段對話後,這件事開始變得有點像是……

是的。我想要做愛,艾迪。我想要我們做愛。

一隻從他們後腰伸出的觸手疊起床上的兩個枕頭。另一隻從下臂伸出的手則蓋上了筆電螢幕,將它放到床邊櫃上。與此同時,猛毒的其他手已經脫掉了他們身上的衣物。他們不需要這麼做,但猛毒似乎別有看法。他讓他們在枕頭上躺下來,一隻手由下而上地爬過背脊,在後頸處輕點。從床邊櫃縮回的手則停留在胸膛的位置,與另一隻較為細小的觸手分別地揉捏著兩個乳頭。他突然想到,為什麼我們有乳頭,艾迪?

這真的不是思考這項人類進化史的最好時機。艾迪扯下褲腰,以慣用手溫和地撫弄著他們的陰莖。猛毒讓他照顧那個部分,沒有立刻加入刺激下身的動作。有些突然地,猛毒伸出頭來。這不是他最完整的形態,但也足夠龐大了。艾迪,接吻。

艾迪側過頭看著他的另一半。他們也算是吻過彼此,但不是以這樣的形態。艾迪思考了一下這件事該如何進行,猛毒則實際地操行他的提議。對艾迪來說,這比較像是整個下顎與雙頰被含進一張巨大帶齒的嘴裡,並被一根濕潤的舌頭來回甩了幾個耳光。「這樣不太行。」從這張嘴裡脫身後,艾迪難得委婉地說,「試著閉上你的嘴?」

他原本想說閉上雙唇,這聽起來可能比較浪漫。但這張嘴很難說有著嘴唇,人類定義的那種。你有著性感、豐厚的雙唇。猛毒從沒這麼形容過他們的嘴唇。但你知道。「知道什麼?」艾迪問。我們喜歡我們的嘴唇。於是,艾迪用他們的嘴唇吻上了猛毒聽話地閉起的嘴,大概中間的位置。過了一會兒後他退開,「感覺怎麼樣?」

有點無趣。

確實是如此。在經歷過他們經歷的各種生理大冒險後,這純良的動作很難帶來太多刺激。這件事可以晚點再回頭處理。猛毒將自己移動到他們的身體正上方,以更多柔軟、溫滑的黑色撫觸揉按著側頸、鎖骨、前胸、上腹與所有敏感及不是那麼敏感的位置,並持續用舌尖輪流舔舐著他們的乳頭。

艾迪享受著這兩種肢體完美配合的節奏來回。他們知道哪裡不夠,也知道哪裡可以放慢速度,以延長這層層推疊的麻軟感。他可以感到共生體的愉悅傳回他人類的肉體,而他們共享著同一個大腦。有點像是同時從正面與背面看著自己交合,這在精神與生理上的結果絕不只是簡單的加法算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