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51】Venom / Symbrock 突發小說本 V is for Valentine


VENOM-COVER(AD) 0-6

刊物基本資訊
Venom (2018) (Marvel Comics/Sony) 二次衍生小說突發本
Symbrock / Veddie (Eddie Brock/Venom Symbiote)
刊物名稱:V is for Valentine
主文作者:summerbee
插花作者:absurd/翦 + lynnyhc/舞逍遙
封面設計:時刃 plurk@tokikataba
約2.4萬字/R18/A5直排右翻/NTD100
販售時間及地點:CWT51 Day1(2019年2月16日)@K11存在虛無

長文簡介:
當體內的共生體執意將他們打造為人生成功組,艾迪‧布洛克將再次認知到情人節的意義。

※2018年電影衍生故事。部分元素參考 Marvel Comics 《Venom: Lethal Protector》(1993)及《Planet of the Symbiotes》(1995),但不影響情節理解
※以「他」指涉艾迪‧布洛克,以「它」指涉共生體
※試閱中的斜體文字於印刷版本中以標楷體呈現

試閱:
summerbee (R-rated) 約1.8-1.9萬字

part1/

我們餓了。

「我知道。」他看著推車裡的成堆生肉,只覺得口水直流,而且是真的流了下來。他趕緊舉起袖口抹掉他們的唾液。他們依然穿著當季的英國名牌西服,因此這個舉動看起來大概不太莊重。不過艾迪‧布洛克已經獲得了恬不知恥的外星超能力,萍水相逢的陌生目光絕對是他最不需要擔心的事之一。

還有巧克力。

他其實應該感到欣慰,艾迪跟在推車後頭無益地想。他至少成功馴服了他的共生體必須在結帳後才能吃掉購買的食物,與其他超過一百件對外星生物來說毫無道理的地球社會準則,其中有些連艾迪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人類要這麼做。

情人節是其中之一。在被安提醒後,艾迪發現他們其實已被全面入侵的情人節行銷包圍。包括花店門前那片比以往更貴的玫瑰花叢,貼滿旅行社玻璃門面的浪漫目的地,與廣播電台正在播送的〈Endless Love〉。他該慶幸那至少是萊諾李奇與黛安娜羅絲的版本。

並非他先前沒有注意到這種種跡象。數以萬計的舊金山居民每日走過散落毒品針頭、腐敗食物與流浪者排泄物的街頭,搭上載滿觀光客的纜車,回到舒適且租金高昂的家屋。他們鐵定也注意到了什麼,只是沒有從中拼湊出一幅新自由主義失控的極端畫面。你必須先了解自己在看哪齣劇碼,才能從這五光十色的炫目城市中定位那些場景。

這是為什麼艾迪‧布洛克到哪兒都騎車。他必須更加直截、了無間隙地感受這個城市正在發生些什麼。不僅是發現它們,解讀它們,他要求自己成為其中的一分子。只有如此,它們才會真正成為他的故事。也只有如此,他才能成為這些故事的代言人,將之傳遞給那些還沒讀懂這個城市的居民。因為他無法為任何人發言,他只能為自己這麼做。

現在我們結帳。

艾迪與他的共生體方才經歷了一小段少見的獨處時間,如果這個用詞不會產生誤解的話。他們無法真正獨處,即使在心理層面也是如此。在艾迪任由共生體引導他們的身體,並以單數代名詞將思考保留給自己時,他仍能感受到猛毒的情緒與意向。它滿心期待,毫無困難地進行著熟悉的單一事務。他們機械化的手部運動路徑也令人安心。總是往上,再往下,一再地重覆。艾迪在結帳隊伍尾端才注意到他們的推車裡堆了多少巧克力,像是整排貨架都被搬了下來。

「不、不。」艾迪直覺地轉身要走。他得把這小山般的紅色巧克力盒送回它們該在的地方,那絕對不是他們寒酸的公寓。猛毒伸出左腳抵住正在轉向的超市推車,不能把它們全放回去,艾迪!

「我們不會買這些東西。」他使勁地推動他們的右手腕,抗衡著來自左腿的力量。他個人的力量無法與猛毒相提並論。但基於某些原因,他的共生體從未以它超越人類的力度完整地取代艾迪的意願。他只能說那不會是為了保存他們在公共場合的尊嚴與面子。

一名聽著耳機的年輕女子抱著一條土司排到他們後方,很快地決定改換一條結帳隊伍。在同一具身體裡纏鬥的他們沒有跟上逐漸前進的前一位顧客,也沒有任何人想要插到他們前頭,在整列結帳櫃檯前留下一個尷尬的空間。這不至於引來超市管理階層的介入,但一名堵住結帳人潮的顧客身上的外套開始吃那些還沒結帳的食品絕對會。這也是艾迪決定逃離現場的時候。

他在筆記本上寫下這間超市的名字、分店地址與今天的日期,並在這一行左側畫記一個X。依照艾迪對舊金山人記憶力的認知,以及過去幾個月來累積的經驗,他們最快在三個禮拜後就可以嘗試重訪那間店。但當他們可以回到熟悉的陳氏商場,又何必要冒那個險呢?

他們有許多喜歡這間總是泛著日光燈白、不時穿插異國對談的地方小店的原因。它離家不遠,店面不大卻應有盡有。除了那些擺在貨架上的,還有種種藏在結帳櫃檯後頭的常客限定商品。更重要的是關心,以及理解,在這個殘酷的城市中不是那麼容易掙得的東西。猛毒特別喜歡它能在結帳前大快朵頤的特權。

「你們盛裝打扮。」陳太太在報紙後頭對他們說,「情人節快到了。」

「對,我們注意到了。」艾迪伸出他赤裸的臂膀,從貨架上取下一盒價格不如有機超市那麼瘋狂,但莫約也是尋常兩倍的奶油夾心巧克力。不久前還是左手袖子的共生體正朝它彷彿沒有顳顎關節的嘴裡丟進三個火雞胸肉三明治。艾迪把這盒巧克力又放了回去。

情人節是他最討厭的節日,而安總是說他總是對任何節日說同樣的話。出於不同的原因,艾迪會說。他不喜歡耶誕節的原因顯而易見,就把所有講求家庭團聚的節日都歸到同個分類。但他根深蒂固地相信情人節就是一個由巧克力供應商、花店、餐廳業者與情趣用品商聯手打造的商業陰謀,或許連心理諮商師都能向單身人士狠敲一筆。

並非他是一個缺乏浪漫神經的情人。艾迪也懂得挑選俯瞰美麗海景的餐廳,並知道紫藤花的花語是「我屬於你」。他還曾經為《手札情緣》掉過一或兩滴淚,即使這不是那種他會想要張揚的事。但所有這些浪漫舉動不需要在二月十四日發生。任何一對能夠獨立思考的情侶都不需要那些情人節特餐、情人節郵輪之旅或情人節動物園遊覽行程來確認彼此的愛意。

動物園看起來不錯,艾迪。他剛吃完一串香腸的共生體對他們腦中的影像作出評論,並將另一串香腸丟進艾迪手中的購物籃。

「你不能吃那裡的動物。我們討論過了。」

艾迪在籃裡裝進超過他們皮夾現金的商品前走回櫃台。他從陳太太的眼神中看出她為他們準備了一些東西。另一籃巧克力。最平實、廉價的包裝,他們慣常購買的那種。他的共生體外衣再度愉快地顫動起來,甚至從胸前伸出一隻舌頭圍繞住這為它在情人節前保留下來的份量。

「我們會付錢。」艾迪掏出他們的皮夾。

「你們當然會。」商場主人回答。


part2/

他知道猛毒對他們在地球的新身份與新生活期望甚高,但仍在聽見史嘉蕾‧喬韓森的名字時向他的共生體確認了第二次。

「史嘉蕾‧喬韓森?」艾迪說,「讓我搞清楚,你說的是主演《攻殼機動隊》的那個史嘉蕾‧喬韓森?」

不,我說的是主演《肌膚之侵》的那個史嘉蕾‧喬韓森。

「非常幽默。」艾迪說,「抱歉又要讓你失望了。我不覺得這行得通。」

為什麼?她離婚了。不會有你說的婚外情問題。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知道她離婚了,但重點不是婚外情。大概。」艾迪知道他剛用這個理由否決了他們追求克里斯‧漢斯沃的計畫。天知道為什麼他會那樣說。好像如果克里斯‧漢斯沃沒有結婚且育有三名子女,他們就有機會和他結為伴侶似的。「你不覺得就我們的……飲食習慣來說,」艾迪指的是生食人頭的部分,他當然是,「尋找一名明星伴侶是相當不明智的選擇嗎?」

他的共生體發出一聲不置可否的鼻音。好吧。那回到安妮計畫。

「我是說真的,夥伴。我們短時間內最好別再去煩她。」或是做出任何會讓她回想起昨天那通電話的事。事實上,艾迪不知道在經過昨天那整件事後,安妮還想不想再和他說話。「而且,我現在不太確定那麼做會不會是一件好事。我是說,丹是個好人。你也喜歡他,不是嗎?」

艾迪想他或許不該這麼說,但同處一個大腦中的共生體沒有誤解他的意思。至少沒有故意地那麼做。

是的。在他的耶誕禮物以後。但我們看不出這有什麼問題,艾迪。

「問題就是,如果安妮和我們復合,那麽丹就會孤身一人了,不是嗎?」

為什麼?

「噢,天啊。」艾迪現在確實地了解他的共生體的意思了。

或是你認為我們需要第二根陰莖才能那麼做?搞定這件事不會花上太多時間,艾迪。

「我們不需要第二根陰莖!」對人類有限的生殖器數量並不感到遺憾的記者哀嚎出聲,「我說我們跳過伴侶的部分吧。或許晚點再討論這件事,好嗎?」

艾迪確定他的共生體並不滿意這個決定。它不了解與一名伴侶交配這件事在人類社會是需要一些時間醞釀的,甚至不了解一個人一次只能選擇一名伴侶,在大多數的情況下如此。艾迪知道他們在許多層面來說都可以算是人類社會的特例,但他並不想要兩根陰莖。呃,至少暫時不想。

他們回到電腦螢幕上,瀏覽著《紐約時報》的新聞室職缺列表。考量他在電視台的經歷,對他們最有利的職缺會是影音記者,或是多媒體編輯。但黑色觸手操作的鼠標在艾迪注意到前點進了駐華府記者的頁面。你們的團隊領袖在那兒,艾迪。我們需要最重要的新聞,重建我們的名聲。

艾迪並不喜歡白宮。雖然能夠帶著記者證走進戒備森嚴的總統官邸飽食一頓共和黨人是個吸引人的想法,他對開不完的做作記者會與浪費稅金的奢華晚宴是興趣缺缺。深入權力核心代表他們會陷入人人都想控制他人的世界。那些人將能夠控制他們穿的衣服,攜帶的物件,說話的時機,以及忍受荒唐謊言的表情。或許更重要的是,他不確定在《環球日報》之後,艾迪‧布洛克究竟能不能寫華府新聞。

但是我們想要,艾迪。

這是他最狂野的夢想,驅使他走入新聞界的熱情。那一波受到水門案激勵的年輕學生現在都上哪兒去了?有多少人還待在這兒,被困在休旅車後座的攝影機鏡頭後,苦思著一個能在推特流上吸引點閱的的文章標題?有多少人跑出真正有價值的新聞,換句話說,成為一名真正有價值的記者?

艾迪不確定自己是否準備好了回到紐約,或是前往華盛頓特區。但他知道自己想要這麼做,而且非常有這麼做的理由。過去從來沒有人對他抱有如此高的期望,與如此強烈的信念。猛毒並不是希望他們成為人類社會的勝利者,而是知道他們會是人類社會的勝利者。即使這在它眼中的定義可能是與好萊塢性感明星交配,或是與金髮律師及她的醫師男友建立多元關係。至少有一點它是對的。一個地球社會的勝利者能夠掌握自己的人生,對這個世界作出貢獻,證明自己是一個有價值的參與者。

他已經不是以前的艾迪‧布洛克了,不再是了。現在的他可以在想要的時候長出第二根陰莖,沒有道理他不能申請《紐約時報》駐華府記者的職缺。艾迪按下了申請確認鍵,將他們的履歷送進求職資料庫中。


part3/

你給了我需要的一切,艾迪。他的共生體已經在他們寬鬆的衣褲底下包覆住了他們的軀幹、肩頸、大腿延至膝蓋的部分。它的擁抱一直像是這樣。溫柔而跋扈地要求最大面積的接觸與佔有。在它的宿主意識到他需要之前,他們已經以最親密的可能緊緊貼合。你給了我一個家。

當他回到舊金山時,艾迪以為自己也會有這樣的感覺。幾個禮拜後,他不情不願地承認這終究只是一種熟悉感,而非他強迫自己產生的歸屬感。或許那不是一件艾迪‧布洛克的事。大學前的那個夏天他曾騎車橫越北美大陸,沒有一個城市留下過他。所有旅途中的人事物件只是在他心上留下或深或淺的一道印痕,然後與之分道揚鑣。種種聚散離合在他將飽經風霜、胎紋瘦淺的機車停靠在紐約港時塵埃落定,顯現出它們在旅行後的意義。或許他不是那種會屬於任何一處的人。

艾迪此生相信的人不多,時常不包括他自己。他的記憶、他的判斷,太多時候它們甚至比不上他的直覺準確。舊金山是他的家,即使他這輩子也不想要回到那間房屋。紐約是他的第二個家,得隨時把家當收在行李箱裡的那一種。他執拗地在不只安‧威寧一人身上想像過家庭的樣貌,以北方星辰般的恆定指向未來,但即使是北極星也不永遠是同一顆。他的共生體讓他驚訝的不是他們在相遇前就在尋找同樣的東西,而是一個人原來能夠給出他並不擁有的東西。

猛毒的臉孔依然在這裡,他的正前方。它其餘的肢體在宿主的皮膚上緩緩流動,撫挲著所有那些敏感與不是那麼敏感的位置。艾迪相信他的共生體對情人節有所想像,但沒有意識到自己在說情話。否則,他們現在不是應該在接吻了嗎?

艾迪曾以為這會是一件困難的事。無論是做出親吻體內的外星生物這個決定,或是其他操作層面的模糊地帶。但最終親吻就只是親吻,以及所有交換的唾液與情意。共生體長得特異的舌頭從唇角開始輕探,當它靈活地竄入齒間,壓過相較之下短小可愛的人類舌面時,已經化為一灘溫滑的黑液。它盈滿了宿主的口腔,並吸納所有由喉嚨湧出的呻吟。

猛毒已經脫掉了艾迪身上所有不是它的衣物,以熱烈、直截的方式刺激著他們的性器官,與逐漸變得敏感的後方小孔。那裹住陰囊的黑色流體輕微地收縮著,顫動著,為他們即將到來的性高潮增添一層較為和緩但麻癢的刺激。想要什麼,艾迪?

它徘徊在性快感雲端的宿主低下頭看著他們的鼠蹊部,以及那隻在所有正確位置上擠壓、移動的手,「不要第二根陰莖。」在他確定那東西準備從哪兒伸出來之前,艾迪不想貿然同意這絕不算微整形的身體改造,「就讓我高潮。現在。」

好。

共生體乾脆地完整裹住他們的陰莖,順應著宿主的挺動吸緊並放鬆在前端與下緣的刺激。像是它引導著艾迪操弄著它,也像是它引導著他們的身體任艾迪取悅自己。他發出嗚咽聲,猜測自己可能撐不到兩分鐘。或是一分半。猛毒在他口腔中膨脹,但沒有溢出唇外,而是朝喉道下探。艾迪仰起頭,伸直喉管。他需要進得更深,無論是哪個部分。而他已經如此接近探底。

他挺入最後一下,而他的共生體消失得無影無蹤。彷彿被他緊咬的下唇完整地吞下,潛入胃袋深處。艾迪抽著氣體驗這遠遠稱不上滿足的中斷性高潮。他們的精液從頂端溢出,點滴落在廚房地板上。「他媽的怎麼回事,猛毒?」他抱怨,以幾乎無法掩飾的哭音。

練習,艾迪。黑色觸手再度從體側伸了出來,將他們屬於人類的雙手固定在餐桌邊緣上。讓我們硬得更久。

艾迪不了解如果他們沒有正在和別的人類做愛,或是準備在不久的未來這麼做,會有什麼必要進行這種毋寧說是折磨的練習。或許這與人生成功那檔事也有關係,但他以為他們已經在這個議題上達成共識了。是的,艾迪。但我們總是有改善的空間。


※內文稍微提及 Eddie Brock/Venom Symbiote/Dan Lewis 的可能,但就只有這樣,沒有更多了:

一如預期地,安的電話在十二點前打來。艾迪算是做了一些準備,但仍然完全不想接通安的來電。至少不要在他的腦中剛播完自己與丹的春宮秀影像時。艾迪不知道這些素材是共生體從哪裡蒐集來的,也不會讓自己相信來源可能是他的潛意識。

你並不是沒有想像過與男人性交。

「那不一樣,好嗎?」

他們花了整段回程爭辯丹與其他男人有什麼不一樣,以及他們為什麼不能追求丹。不,這與性別沒有關係。但也不是全無關係。艾迪不敢相信他在與一個沒有性別的外星生物解釋整個人類性別平權史,只是為了阻止他體內的共生體使用他們的身體去上前女友的現任男友。

不要擔心,艾迪。我們不一定要做插入的那一方。

「是什麼讓你覺得我擔心的是那個?」

因為。猛毒的停頓不知怎地為艾迪預示了一種更高一級的羞恥。像是他的共生體體貼地給宿主幾秒鐘的時間抱住自己的心臟。你在擔心自己會射得很快。

艾迪在安全帽底下發出極其挫敗的呻吟,錯過了下一個應該轉彎的路口。他想把這歸咎於猛毒,但心知肚明自己也是合意的共謀。猛毒喜歡高潮的感受,誰不喜歡?在他們取悅自己時,艾迪也想不出要忍耐或延遲這個瞬間到來的理由。在一切太遲以後,他才在某個連續高潮的夜晚彌留時分意識到自己已經多久沒有與另一個人類性交,以及現在這檔事對他來說可能是多大的挑戰。

在他們回到家以後,猛毒依然沒有放棄安撫及遊說宿主的任務。我會包住我們的陰莖,給我們一個體面的尺寸。事實上,艾迪已經不太確定他的共生體到底想要說服他做什麼了,只能肯定這根本沒有起到安慰的作用。我也可以鎖住我們的尿道底端,確保我們在性對象高潮前不會射精。我們會是很有禮貌的性夥伴。

然後,共生體開始用它自導自演的小電影轟炸他們的大腦。為了確保艾迪專心欣賞它在腦中細心剪接編撰的成果,它守信地以一根觸手捆緊了他們的陰莖底部,在艾迪還沒發現也不想承認自己勃起之前。這也是安打來第一通電話的時候。

艾迪沒有接起這一通,也沒接起下一通。安隔幾分鐘後再撥一次。丹建議她晚些再打。或許艾迪有工作,或者正在做某件重要的事。他當然不會想到那會是在腦中觀看自己與丹的色情動作片,而安也理所當然地比他更了解艾迪。她再度按下撥號鍵,這一次順利通上了線。



亞伯特 / Have a Nice Life (R-rated) 約4000-4100字

站在人行道上的艾迪.布洛克就著雙手插在口袋內的姿勢向後扳動雙肩鬆弛肌肉,尚未適應明暗差距的綠色眼睛反射地瞇起;明亮、乾燥但稱不上溫暖的早晨陽光在男人背後拖出一道模糊的灰黑色影子,連帶過度磨損的皮夾克袖口和毛邊手腕飾帶也變得同樣朦朧。他低頭尋找皺巴巴的格子襯衫上理當沾附的爆米花碎屑──為了讓大腦至少能在電影放映的九十五分鐘內保持安靜艾迪買的是巨無霸桶尺寸的甜奶油爆米花、幾乎佔去四分之三的大腿位置,還有一杯差點塞不進杯架的特大杯冰可樂──但什麼也沒看到,連手指上甜得發膩的奶油香味與唾沫也杳無蹤跡。希望貝莉不會覺得他吵,艾迪搔了搔後腦杓,轉頭看向正把金色馬尾從剛披好的圍巾裡拉出來的女孩;她很年輕,黑眼圈在缺乏日照的蒼白肌膚對比下更加明顯。

「抱歉,我嚼……個不停。」

「沒什麼,我遇過更糟的:他對電影院的椅套嚴重過敏。」貝莉聳肩,「但你咬冰塊的時候我瞧了一眼,你──」

艾迪一悚。「我怎麼了?」

「你看上去像隻嗑了藥的松鼠。」她咯咯笑著,緩下來後又停頓幾秒才打破彼此已經無話可說的窘境。「那……我要回家補眠了?謝謝你的電影票。」

不客氣。艾迪連忙說,目送貝莉──上週剛到酒吧工作的貝莉經過里亞托電影院售票處旁的臨時看板(「情人節首選!經典電影重新上映」)完全消失在轉角後才用力地吐了口氣,終於真正感到放鬆般垮下肩膀。

『──她看起來一點也不美味。』



舞逍遙 / 這塊巧克力產地特別 (G-rated) 約1800字

「艾迪?」已經不必擔心驚擾安妮,猛毒以一種不被路人注意的速度漸漸浮現,他現在已經能很好地偽裝成圍巾,悄悄蜷在艾迪的脖頸:「怎麼突然想吃巧克力?」

「情人節有很多種過法,吃巧克力也是其中一種。」艾迪推開蒲公英巧克力專賣店的大門,往外帶商品區走去:「而且是我們最喜歡的那種?」

「是的,我們肯定都很喜歡。」空氣中的巧克力味瀰漫,猛毒不由得變得有些興奮。他的外表不顯,體內卻流動得更為迅速,暴露在外的嗅覺迅速四竄展開:「艾迪!那個!喜歡最左邊的那個!」

聽見腦內的聲音不自覺放大,已經習慣的艾迪拿起純度最高的巧克力走向櫃台結帳,「八點五元。」他聽見店員這麼接著問:「需要用什麼顏色的包裝和緞帶呢?」

「不必,我自己吃的。」艾迪回答後爽快結帳,他並不想對什麼也不懂的店員多加解釋,只是笑笑便拿起巧克力與收據走出店門。陪著安妮挑了許久禮物,天色已然昏暗。艾迪的身體內有猛毒,黑夜已無法阻擋他的視野。

「這個巧克力會好吃吧?」選擇了沒有燈光卻近上許多的小路,艾迪在無人的街道十分放鬆,不必壓抑在腦內和猛毒說話,他自然地以嘴回答:「以前採訪創辦人時試吃過一些……絕對的美味,我保證,值得它的昂貴價格。」

雖然嘴上說著很貴,艾迪邊走邊拆開包裝的動作卻隨性散漫,他咬下一口黑色的片狀巧克力,濃郁的可可味在口中散開,幾乎要讓猛毒和自己都不自覺同聲嘆息。

「情人節快樂。」美味的巧克力帶來腦內啡和愉悅,艾迪總算能說出那句話。本來對這日子毫無概念的他,或許是受到了安妮的啟發。無論能否被定義成愛情,一段令人溫暖而快樂的關係,都該值得收到禮物。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