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Venom/Symbrock小說合本《Eggy Eddie》


covers sample



Venom (2018) 二次創作刊物《Eggy Eddie》

以「產卵」為主題的R-18小說合本,內含人類及外星生物性愛、產卵/生子等描述,不適者請自行迴避。其他警示標籤請見試閱。

配對:猛毒/艾迪 Eddie Brock/Venom Symbiote

小說作者:(字母序)
BEVEL(AO3@BEVEL)
Dora(plurk@like913)
​HIKARU 聆光(plurk@hikaru801)
summerbee(plurk@katynext)

封面繪者:ILITIA FOREVER(Twitter@IlitiaForever)

插圖作者:Rashy(plurk@rashyhobbit)

插花作者:Narian(plurk@Narian)

規格:A5橫排左翻

字數:約4.9萬字

售價:NTD250

初次販售時間及地點:2019年5月11日(Sat)歐美ONLY 6 Bring It On!@J26 SHAPE OF VENOM

試閱:
※試閱部分之斜體段落於印刷版本中將以粗體、不同字體等方式呈現

Dora / Capital Letters

「嘿,兄弟你睡著了嗎?」

艾迪躺在床上,十二月的聖誕節前夕,窗外下著白色小雪,而此刻剛過午夜的時間,街道昏暗的燈光從窗簾拉開的一角透了出來,泛黃的光線便在房裡暈染開來,顯得有些孤寂。

而他沒有等到猛毒的回應,房裡依然安靜的像靜止,這讓艾迪不得不側身瞄了一眼桌上的鬧鐘,從閃爍的綠光中確認時間還在無聲的流逝。

一連好幾日都是如此,猛毒不再像往常一樣聒噪又總愛時不時搗亂他的生活,也不再對著他的腦袋大喊吵東吵西,連進食的需求地減少了,這甚至讓艾迪懷疑牠是不是打算安靜的把自己由裡到外吃個乾淨,誰知道呢?畢竟電影裡都是這樣演,外星寄生物之類的(當然這個想法在他發現自己又胖了三公斤以後不攻自破)

只是猛毒的行為確實反常又怪異,安靜到他幾乎——

他幾乎要感覺不到牠的存在了。


這實在有些不太對,艾迪想。
這太不對勁了。

就像猛毒常說的,他們是一體的,從思想到生理都這麼密不可分,他們不需要言語就可以分享彼此,一種溫暖的包覆感,艾迪總能感受到。那就像是在遇見猛毒之前他從來沒有感受過,穩定的、安全的——某種屬於他的歸處。但現在卻蕩然無存,他打從心底的感到低落,甚至是沒來由地悲傷。

噢,沒來由的悲傷,艾迪想起安妮跟他抱怨過的,女性在生理期時狂飆的內分泌會讓人抓狂(撇除他覺得那是安妮給自己找的藉口)。他當然沒有生理週期困擾更沒有所謂的內分泌問題,但重點是,猛毒一定某種程度的影響到他了。那是當然的,他們可是一體的——


「閉上眼睛睡覺,你的大腦吵得讓我無法休息,艾迪。」猛毒終於在艾迪陷入抓狂的情緒前出聲打斷了他。

「你影響了我,猛毒,」艾迪翻了個身,他把手伸到枕頭底下,想要找到一個讓他可以放鬆的姿勢,「我睡不著是因為你。」

但事實是艾迪已經在床上翻了半個小時,他沒有所謂放鬆的姿勢,而所有不舒服和低落感全都來自猛毒,他不安而且焦慮,甚至還有點想哭,但要真的問艾迪他在恐懼些什麼,他又總說不出口。

「你很悲傷嗎?」艾迪忍不住這樣問。

「不,艾迪。」猛毒回答。

「但是我感覺到了,你不能說謊,」艾迪他皺眉,臉上閃過不可置信的表情,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他說:「你對我說謊?」

艾迪現在有點想哭,他的聲音甚至有點哽咽,那讓他表現得像個受挫的男孩,稱不上好看,還有點滑稽。


「不,親愛的,」猛毒這麼說,細小的黑色物體像絲綢一樣往艾迪的左肩聚集,猛毒終於探出頭蹭到艾迪面前,低沉的嗓音在深夜裡聽起來讓人安心,至少艾迪這麼覺得。牠又強調一次:「親愛的,艾迪,我不會對你說謊,我們之間沒有祕密。」

「那這麼這幾天是怎麼回事?」但是艾迪沒打算妥協,他現在開始有點理解何謂讓人抓狂的內分泌,意思上是差不多的,讓人抓狂的外星生物正在影響他,而且還不願意坦承,「和我再一起很無聊嗎?」他問。

「不,艾迪。」

「那是他媽得怎麼一回事?你也有生理期嗎?」

焦慮的情緒一下又被放大許多,他甚至得不到應該有的安慰,他感覺自己的心底漏了一個大洞,下墜的感覺帶著他越陷越深。


「我道歉,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我愛你,艾迪。」

也許猛毒終於意識到牠對自己的人類造成了什麼樣的影響,也可能是那些負面的情緒終於還是反饋到他們身上,牠試著再貼近一些,用頭部頂了頂艾迪的臉頰,黏稠的黑色物體也跟著從艾迪身上冒了出來,像張黑色的大網緊緊包裹了彼此。


溫暖、安心,更重要的是,他們仍是一體的。
而那緩和了艾迪心裡大部分的分離焦慮。

「也許是這陣子我太限制你的飲食了?」艾迪動了動身體,他往猛毒的地方又靠近了一些,用細小的聲音像在自言自語,但他確信猛毒能聽見他,牠總能如此。

「沒錯,我們需要更多的巧克力和薯片。」

猛毒這麼說,隨著異種低沉的嗓音傳來,艾迪覺得那些焦慮和不安全都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體內踏實的溫度,像股暖流充滿他體內。

「你說的是油膩又不健康的垃圾食物。」

「是,艾迪,不健康但是快樂,」猛毒湊近艾迪,輕輕在人類臉上碰了一下,像是親吻,牠說:「而我們不需要擔心別的,我們只需要快樂。」


是,他們需要一點快樂,艾迪想著。

也許是幾部他有興趣的電影,或著明天可以來試試轉角那間比薩店的新口味。

噢,還有猛毒喜歡的巧克力球,牠會喜歡的。


「我們會喜歡的,艾迪,我們。」猛毒強調。


艾迪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但倦意讓他什麼也說不出,只帶著軟糯的鼻音笑了幾聲。

是,我們。



HIKARU 聆光 / Bring Me to Life

究竟要多愛一個人,才可以忍受自己的身體裡多出一個生命的存在?

Eddie從沒想過這個問題,他也沒想過自己居然有一天會面臨到必須得考慮這個問題的處境。但仔細想想,這一切說起來似乎又沒那麼荒謬。他的生活一向就是一場場推倒重來的過程,從紐約到舊金山;從知名記者到幾乎像個遊民;從人類到被外星生物附身;從袖手旁觀到在黑夜裡行俠仗義;從害怕Venom到接受,甚至最後相愛,每一次的轉折都帶著他走向新的方向。跟這麼一連串遭遇比起來,生個小孩好像也算不上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好吧,這好像還是一件挺大的事。Eddie心想,有些緊張地看著對面Venom緩緩流動的黑色臉龐,他的臉上有著只有Eddie能分辨出的困惑表情,看起來很不明白到底兩人為什麼會來在這裡。

此刻他們正坐在一家高級餐廳的包廂當中,包廂外隱隱傳來鋼琴演奏,在Eddie耳裡聽來有些熟悉,大約是被廣告商或是電影拿來用得耳熟能詳的古典樂。兩人面對面,中間相隔著一張鋪著白色蕾絲桌巾的餐桌,桌上點綴著粉色的鮮花,小小的燭光在桌上搖曳。

Venom是第一次來到這種場合,不時好奇地東張西望著,偶爾還歪頭看著Eddie為了不被打擾而提早讓服務生直接全部上齊的餐點。這類型餐廳的正常套餐份量對Venom黑洞般的食量來說根本不夠,但如果要吃到飽Eddie的薪水也支付不起,所以上次Eddie來這種餐廳的時候是還在跟Anne交往的時候。

現在想想那就好像是上一輩子的事情一樣。Eddie想起了陳太太老是掛在嘴上的輪迴。共生體也會有輪迴嗎?如果有的話,輪迴後它們還是會成為新的共生體嗎?還是會成為其他存在呢?

Eddie胡思亂想著,直到被Venom的聲音打斷。

Eddie,我們不吃飯嗎?

「當然要。」Eddie立刻笑了笑,「你想吃什麼就直接拿吧。」菜單是Eddie按照Venom的喜好點的,大部分都是肉食,因此不到幾分鐘內Venom就風捲殘雲般吃完了。「感覺如何?好吃嗎?」Eddie問。

沒什麼味道。Venom坦白回答。還是巧克力比較好吃。

「我想也是。」Eddie笑了笑,「還要再來一點嗎?」

太貴了,我們等等離開這裡之後去買點披薩、炸雞、薯球跟巧克力就行了,那個便宜而且好吃很多,而且我們家附近新開的炸雞店今天好像有買一送一的優惠活動。

聽到Venom口中說出的話,Eddie忍不住勾了勾嘴角。在日常生活中,Venom彷彿已經完全適應地球,說話方式也變得越來越像人類。說實話,這對Eddie是件好事,意味著他不再需要花許多時間去說服Venom遵守地球的法律與價值觀,而是有著良好的默契,也不會再因為食物的來源爭執。但Eddie轉念又想,究竟Venom到底花了多少時間跟精力才漸漸熟悉這個陌生的環境,甚至還為了他做出許多退讓跟改變?一想到這裡,Eddie就覺得自己的心一陣發軟。

「沒關係,如果想吃就再點吧,今天是特例。」Eddie低聲道,但在看到Venom很肯定的搖頭後也沒有堅持,把自己的餐點吃完才放下刀叉。

要走了嗎?

「先別急著離開,在我們離開之前,我還有點話想對你說。」Eddie低聲道,而Venom在聽到這句話後又回到了餐桌的對面

你想說什麼,Eddie?為什麼我感覺你很緊張的樣子?發生了什麼事嗎?還有我們今天為什麼要來這裡吃飯?你不是一向都嫌棄這種地方是騙女人用的,除了貴之外一無是處嗎?

「這倒是真的。」跳過了某些疑問,Eddie選擇性答覆著Venom:「雖然這種餐廳真的很貴,份量也差強人意,但味道還是不錯的。至於為什麼要來……我想這大概就像是個儀式一樣吧,當你要下什麼重要的決定時,就是需要一個特別一點的場合來公布這件事。」

我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Eddie。我能夠像之前那樣直接讀你的腦袋嗎?你為什麼不讓我這麼做了?是因為之前我惹你生氣的關係嗎?但我已經保證過,不會再不經過你同意就亂用你的身體了,你還在生氣嗎?

Venom沙啞的聲音當中有著委屈,顯然不太明白為什麼Eddie突然就不讓他這麼做了。

「我已經不生氣了,不讓你看也不是那個原因。」Eddie道,想了想之後還是多解釋了兩句:「這是有些事情……我想自己先考慮清楚一點,不想讓你有過度的期待,免得最後我又放棄你會失望。」

我從來不會對你失望,Eddie。

「謝了,Venom。」

所以,Eddie,你想說什麼?

Eddie做了個深呼吸。

他已經為了這個提問做了好幾天的心理準備,不只上網看了很多相關資料,甚至設了個隱密的資料夾存放資料(當然,這種隱密對於天天與他膩在一起的Venom來說毫無意義,只是一種表態,讓Venom知道別亂看這裡面的東西),還旁敲側擊地從無所覺的Venom口中套出了許多共生體的資訊。

坦白說,越了解相關資訊,Eddie就越來越不確定自己的選擇正不正確的,太多的不確定與未來可能性混雜其中,光是想像就讓他幾乎要焦躁起來。Eddie只能夠確定一件事,不管結果如何,他都確定自己想這麼做。

對上Venom的雙眼,明明是讓人望之生畏的外星生物,Eddie卻能從那張猙獰的臉中看出幾分可愛,以及眼底深處對他的愛。這就是他打算廝守終身的Venom,獨一無二。

像最尋常的愛情喜劇那樣,他們兩人坐在高級餐廳裡,在搖曳的火光與桌上的鮮花襯托下,Eddie終於把繚繞在他胸口數日的想法開口問出。

「Venom,你願意跟我一起孕育下一代嗎?」



summerbee / The Fabulous Life of Edith Brook (約1.2萬字)
#內文含人體改造,簡略提及嘔吐、食人,及胎兒死亡可能性。

安‧威寧討厭穿著細跟高跟鞋在雨中奔跑。而且,當她推開診所玻璃門時,還是遲到了兩分鐘。坐在黑胡桃木方形櫃檯後方的年輕女子朝這名雙肩及髮梢蓋滿雨滴的律師投來一個不帶譴責的目光,等候區的其他女性只有一人短暫抬起頭看了看她,但更像是在看門外突如其來的雨。

這間診所的氛圍有效地撫慰了她在午休時間跑過三條街的小腿與雙肺,像是丹昨晚一再向安保證地那樣。和一名執業醫生建立穩定交往關係的優點是永不欠缺的個人化健康保障。和一名執業醫生建立穩定交往關係的缺點是……永不欠缺的個人化健康保障,透過定期到不能更加定期的多項檢查落實。安並不反對頻繁的婦科檢查,她不喜歡的只是在診療台上被剝光、大張雙腿的感受。那讓她聯想到待宰的動物,或是某些被告席射來的眼神。

但這間由她的醫生男友推薦並早早訂好時間的診所與她先前去過的任何一處醫療機構都不相同。她會說,與教會區的獨立咖啡廳大概也就只有一部咖啡機的距離了。整個等候區被深褐色的磚牆與略顯工業風的鐵柱及架板包圍,牆面上的現代藝術畫作與木質地板上的厚織地毯則帶來柔和的調劑,大片乾淨的窗玻璃旁是一排活生生的懸掛植栽,她一直想要的那種。粉色襯衫上扣著鋼製小名牌的年輕女子遞來一塊厚紙巾與一杯熱咖啡請她稍後,安想她不會在乎在這兒等上個二十、三十分鐘。

她用紙巾擦乾頭髮與套裝上的水珠,喝了口沒摻糖或奶精的咖啡,在長得像沙發床的粗布沙發邊緣坐了下來。幾乎在同一時刻,她身旁被喚作雪倫的紅髮女性站了起來,朝應該是診間的方向走去。為她掛號的櫃檯人員向安保證她就是下一個。安回以一個禮貌的笑容,隨手拿起雪倫放在沙發上的一本雜誌。

她原本期望這是一本《時代》或《新聞周刊》,結果是《柯夢波丹》。她沒訂過女性雜誌,或許只在學生時期看過一陣子的《17》。安把《柯夢波丹》放回面前的矮桌上,其中一本封面反摺、攤開的頁角夾著一支U型髮夾的雜誌吸引了她的目光。她稍微往前坐了幾吋,邊喝咖啡邊瀏覽著髮夾旁的專欄。

讀完幾行,安把咖啡放下,翻到封面看雜誌名稱。這無疑是一本女性雜誌。她又翻回有髮夾的那頁繼續讀同一篇文章。她不常讀女性雜誌,但這絕對不是女性雜誌常見的那種口吻。它沒有分享調情技巧,或是辨識男友出軌的跡象,甚至沒什麼女性主義的概念。整篇文章只有一個主題,就是抱怨懷孕有多麼辛苦,卻輕鬆地帶領讀者從首句一氣呵成地讀到最後一句。當安意會過來時,她的臉上掛著一抹啼笑皆非的微笑。

雪倫還沒有出來,但診間人員已探出身,提醒安可以到另一個房間換衣服。她從皮包裡掏出筆記本,草草在頁面上記下雜誌名稱,以及這篇文章的署名作者,艾迪絲‧布魯克。


在此生第一篇專欄文章正式刊出時,艾迪‧布洛克當然沒有想到他的前未婚妻會讀到自己的懷孕周記。至今,他依然很抗拒這麼稱呼這個專欄,但編輯台總是這麼寫。要說他從多年記者生涯中學到了什麼,其中一個絕對是不要與編輯台惹沒必要的事。

另一件事是,一旦有什麼公開了,最好預設所有人都會發現你寫過這樣的東西,只是時間早晚的差別。所以,是的,艾迪‧布洛克當然想過安‧威寧與此生的其他友人有朝一日會讀到他寫的懷孕周記。所以他才用假名投稿。

他重新讀一次這禮拜的文章。除了改掉幾個人稱代名詞與拼字錯誤,沒有什麼好調整的地方。這比寫新聞簡單多了。在第一次嘗試時,艾迪就發現了這件事。當時他正兩眼發直地躺在他們至少三周沒洗的床單上,聽著猛毒在他腦中條列所有想吃、很久沒吃、它感覺他們需要吃、以及幾分鐘前剛吞進胃裡的食物。聽得夠久以後,艾迪決定他必須把這些過載的資訊以某種方式輸出腦外,既然他無法把這些資訊的產製者輸出體外。

他打開筆記型電腦,在記事本寫下,「辣雞翅,亨式芥末醬,泡泡糖,鯨魚脂肪,午夜綻放的玫瑰。少數幾個體內的寶寶命令你去吃的東西,在凌晨兩點五十分。」艾迪離開餐桌,從冰箱裡拿出一瓶冰可樂大灌一口。猛毒緊貼著他的喉道與胃袋,以自己的身體將這冰涼的液體與他們腹中的胎兒相隔開來。艾迪喝完整瓶可樂,感覺清醒了一點。他盯著這幾句句子,然後坐下來繼續寫。

身為一名記者,艾迪一直都知道要如何細心蒐集、善用周遭所有可能的資訊與資源。只是他之前沒有用這種角度看待過他體內的外星伴侶,以及它為他們的生活帶來的諸多特別經驗。艾迪沒有想過要和其他人分享這些跨文化伴侶檔大概都經歷過的瑣碎細節,更沒想過有將它們變現的可能。這一切只在那個晚上開始產生改變。

他們把最後一個該吃的傢伙追到城市邊緣的暗巷。伸出不屬於人類的黑色手臂,將這滿臉驚恐的鬍髭男人拖到連月光也照不著的角落生吞入腹。他們今晚吃得夠飽了,在生理與心理層面皆然。在此之前,艾迪寧願他們不去和幫派打交道。他們游擊性的行動模式不是那麼適合對付組織犯罪。但有時事情就是這麼發生了。他們花了大半個月隱藏行蹤,透過白日與夜晚的身分追查零碎線索,並在各種可能的機會利用警察資源。如今他們閉合利齒,含著嘴裡最後的血味,留在陰影裡等待著。直到什麼都沒有發生,除了他們的心跳速率逐漸下降,來到過去數百小時未有的平緩程度。

他們沒回臨時庇護所,那幾件可有可無的東西可以以後再拿。他們只繞了一點路,就返回久違的家。整間公寓滿布灰塵,加上一股潮濕的腐敗氣味。他們打開窗戶,把幾周沒丟的垃圾拿出去,然後穿著同一套衣服倒在床上。艾迪以為他會立刻睡著,但他沒辦法這麼做。沒辦法在猛毒這個樣子時這麼做。他奮力抬了抬手臂,半睜著眼皮,下嘴唇埋在枕頭裡發出一陣咕噥聲。

他早就注意到猛毒在等待著什麼,準備著什麼,只是之前被更加緊急的事務佔據。他以為那只是一種和宿主一起在這漫長的狩獵後好好休息的期望,或者他期望是如此。事實上,猛毒一向享受與宿主一同狩獵的過程與成果。如今它不再分心的心神凝聚在初始的標的上,艾迪勉力壓制睡意,只等著共生體開口告訴他那是什麼。

我要繁殖了,艾迪。很快。

艾迪等著它說下去。它還沒說完,他知道。它至少得解釋一下這是什麼意思,以及這對他們代表著什麼意義。

我得離開你一陣子。

艾迪抬起眼皮,但沒有真正睜開。猛毒從他的胸口與腹部滲出,他下意識移動雙臂將他們捧了起來。他透過猛毒的觸覺感受到自己的身體。艾迪完全睜開雙眼,看見猛毒用它的雙手摟抱著自己。他問,「為什麼?」

這很難解釋,無論用外星或地球的語言來說。但用一句話歸結,主要是因為艾迪沒有子宮。艾迪不太了解共生體的生理構造,但聽起來它繁殖的方式會受到宿主的影響。也就是猛毒會需要把它的下一代在子宮裡放上九個月,然後從陰道裡滑出來。那會是兩個艾迪沒有的東西。

他們首先想到安妮。安妮或許有一點喜歡猛毒,至少不算討厭。但艾迪不確定她會不會願意生猛毒的孩子,或是生任何孩子。很奇怪他們即使在訂婚後也沒有認真討論過這件事,而現在顯然更不是討論的時機了。但除了安妮以外,艾迪沒有其他能夠託付猛毒長達九個月的女性友人。難道它就不能借用狗或貓的子宮嗎?艾迪很確定母狗只要懷胎兩個月就能生仔犬了。

兩個禮拜前或許可以。但不是現在。現在太遲了,艾迪。必須是人類才行。

「好吧,好吧。」艾迪離開他們骯髒但甜美的床,走到窗戶旁朝下看。街上沒有半個人。他不應該意外沒有一名適齡女子會在這種時間、這種地點等待被外星生物受孕。他在網路上尋找舊金山的代理孕母。即使扣掉試管、保險與律師費,他也付不起整個孕期的費用。也許有些太空狂熱分子會有意願,例如那些申請移民火星的人,問題是艾迪目前找不到她們,而猛毒感覺立刻就要生了。它不安分地在艾迪體內流竄,搞得艾迪也呼吸急促。在猛毒感覺就要衝出他的身體前,艾迪忍無可忍地說,「你不能就把孩子擺在我的身體裡嗎?像是做一套子宮和陰道?」

猛毒沒有回答,於是艾迪知道它可以。這會改變你的身體。我們不知道這會帶來什麼影響。

「我的肚子會變得很大嗎?」艾迪問。

可能。可能不會。

「我的食量會變得比現在更大嗎?」

可能。可能不會。

「孩子成熟時會從我的胸口爆出來嗎?像是《異形》那樣?」

你知道我們討厭被拿來和《異形》比較。

「所以我不會死於分娩。」

永遠不會在我們共生時,艾迪。

「那你還在等什麼?」



BEVEL / New Born

「Anne恭喜妳, 當然沒問題,那就下周見。」掛電話的Eddie興奮地轉頭看向從他肩膀上凝型而出,正在往嘴裡丟薯球的Venom說道:

「Anne邀請我們下周到她家看她和Dan的寶寶!」

那是甚麼?

「就是人類的新生兒,之前我們在路上有看過的,小推車裡面躺著的小嬰孩。 小小的, 像是成人的縮小版,還有印象嗎?」
Eddie努力比手畫腳讓Venom了解。

但是埋首狂吃薯球的Venom,此時食物對他的吸引力,絕對比Anne的新生兒還要來得高。

放棄解釋的Eddie好奇地問:
「在你們星球,是怎麼繁延後代的?」

有點類似地球上的自體繁殖, 細胞分裂。
不過我們原居地不適合種族繁延,所以Riot才會積極想要向外拓展。


Venom對此話題興趣缺缺,邊吃邊說:

Riot那傢伙,對繁延種族這件事異常狂熱。我倒是覺得,分裂出一堆跟自己完全相同的同類,只是為了延續種族的存在。簡直無聊透頂,大概就是我被叫loser的原因吧。

嘿!Eddie,我可以再開一包薯球嗎?那個綠色新包裝的挺好吃的。
地球就是這點不錯,連薯球都這麼多口味,早該早點來的。


完全放棄跟自說自話的外星共生體溝通的Eddie,認命起身到冷凍櫃拿出指定品牌的薯球。
Eddie!記得烤箱溫度要設定180℃烤20分鐘!!!上次你沒有照說明書操作,難吃死了。
「V!閉嘴!」Eddie崩潰大吼。

「嗨!Anne,妳看起來氣色真好。」 與Eddie輕擁了下的Anne開心地說: 「你也是呢,最近工作上很活躍喔, 新開的專欄頗受好評。 來看看我們的女兒。」

沉睡在Dan臂彎的甜蜜可愛的小女嬰有著肉嘟嘟的粉紅色臉頰, 遺傳媽媽的金色髮絲柔軟地垂在頰畔。

Eddie……這就是嬰兒?
蟄伏在Eddie體內的Venom,透過Eddie的眼睛看著Anne新生兒好奇發問。

「對, 這是你第一次這麼近看到小寶寶吧?」

「Eddie,你在說甚麼呢?」聽到Eddie喃喃自語的Anne揚聲問道。
「Venom對寶寶很好奇,上次我提起時,他沉迷於薯球中,完全不理會。」Eddie趁機抱怨。
哈哈大笑的Anne跟Venom打招呼,問他想要現身看看寶寶嗎?

從Eddie肩膀處凝態而出的Venom,這次難得不對Eddie的挖苦言詞發難。

Anne 我可以摸摸她嗎?

徵得Anne同意的Venom漫出細長的觸手輕觸寶寶的手指, 像是在撫摸清晨沾著露水的玫瑰花瓣似地小心翼翼。

人類怎麼製造小孩的? 跟我們一樣是自體繁殖嗎?
是的話,怎麼長得跟妳或Dan不一模一樣?


Venom一轉之前毫無興趣的態度,連珠炮般問了一串問題。
「人類的繁延, 是由男女的生殖細胞結合兩人的DNA而誕生的。」
忍俊不住的Dan嘗試用淺顯易懂的方式對Venom解釋。

結合兩人的DNA?怎麼結合?

快要聽不去的Eddie正想阻止Venom繼續追根究柢時。寶寶醒來了,湛藍色的大眼睛看著Venom的尖銳長牙一點也不害怕,反而抓住觸手揮舞, 發出響亮的笑聲。

Venom狹長的乳白色雙眼閃爍著若有所思的光芒,彷若眼前這個如天使般可愛的人類幼兒觸動了一些他從未想過的想法。

你們種族只有女人才能生殖嗎? 男人可以嗎?

返家後的Venom劈頭就扔出驚人問題。饒是早已習慣Venom天馬行空發言的Eddie, 聞言還是瞪大雙眼說不出話來。

「這……目前地球上的醫學可能還沒辦法讓男人懷孕生子。」勉強挑選適當字句的Eddie回應對方。

我想要寶寶。

「什……什麼寶寶?」Eddie高聲重複一次。

就像Anne跟Dan的,我想要一個融合我和Eddie DNA的寶寶。

「Venom……我是男的。剛剛Dan不是也說了,嬰兒是結合男女的DNA所誕生,至少現在的科技還沒辦法讓男人懷孕。」Eddie真想為認真解釋的自己一掬同情之淚。

我可以把你的身體改造成適合孕育我們的寶寶,這很容易。

「V……這聽起來太荒謬了。而且, 為何看了Anne的女兒後,你就想要後代?我記得你對繁延這檔事沒甚麼興趣的。」
嘗試要打消Venom念頭的Eddie兀自絮叨不停。
黑色光滑的細長觸手自Eddie皮膚底下漫出,蜿蜒爬上Eddie的小腹,如視珍寶地輕輕搔弄著。

我想要這裡,孕育我和Eddie的新生命,有著Eddie跟我的基因的新生命。

正想要怎麼讓Venom轉移注意力的Eddie,聞言苦笑了聲。
反手摟住他的外星愛人頸項,額頭相抵說:
「反正我哪次成功拒絕你過。」

坦白說, Eddie自認對家庭的概念很淡薄,甚至是有些自我。之前就算已經跟Anne交往到論及婚嫁的程度,仍然一頭栽在事業, 甚至為了獨家新聞不擇手段。此舉不僅毀了雙方的事業,更讓彼此的感情走向終途。

儘管很愛Anne,當時卻沒有強烈想要延續自己血脈的慾望。
可是,Venom僅僅只是自說自話般宣稱要讓他以男人之身懷孕。這個荒誕的發言,卻讓他沒有太大的牴觸。甚至隱隱期待,期待著他的生命中,擁有一個融合自己與摯愛的外星共生體相愛的證明。

似乎感受到Eddie情動的Venom,濕淋淋的長舌沿著Eddie脖頸之間舔弄著,讓他忍不住抓住纏繞在腰側的觸手,獻祭般露出喉間那塊最柔軟的皮膚抵著Venom銳利的尖牙,縱使留下道道紅痕也想更靠近些。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