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 Minds

我又回來寫這個地方了,我可以保證的是我沒有停止書寫,只是寫在別的地方。


在人生接續的空檔間,總會有這麼幾個像是潮間帶的時機,特別非常非常地想要聽見新的音樂。想要被突如其來地敲響,想要驚訝地發現,在很遠很遠或很久很久的不同時空,曾有別人渾然不覺地了解過你。

這次我是毫無保留地到處亂找,就這樣找到了Cigarettes After Sex、Uquine、Slow Readers Club和Tea Street Band。


也有些時候,心態上比較懶惰、軟弱,就聽些喜歡的樂手也喜歡的新團。說到這個,我從來沒有認真聽過Kasabian,雖然許多次從iTunes隨機播放出來引起注意的曲目,都是來自Kasabian的。我也說不出一個一直不去專心聽他們的原因。

好的,我可以推測的一個原因是......身心狀態冒險的層級需要一個平衡。身處陌生的環境時,需要一些熟悉而安慰的東西;身處安穩而乏味的環境時,需要一些刺激的新事物。


我一直在犯相同的錯誤,身邊剩下的都是一些可以忍受我的人,也因此縱容我一錯再錯。


這首歌好好聽啊:



我也要加入讀很慢俱樂部:



莎拉肯恩的Phaedra's Love這齣劇中有一段對話是這個樣子:Phaedra問說,你覺得他有吸引力嗎?Strophe回答,我曾經這麼覺得。Phaedra問,現在有什麼不一樣了?Strophe說,我開始了解他了。

事情太常變成這樣了。

Katt, Mello and 2010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想念梅洛。雖然我想念的完全是他接近十年前的樣子,而想念他的我,也會回到近十年前的樣子。

梅洛是我在死亡筆記本裡最喜歡的角色。說起來,他也是一個有著兩個名字的人,而且我更常以假的這一個回憶他。如今我覺得,我對尼亞的看法就存在我對梅洛的喜愛中,因為他們其實是同一個人的兩個部分,只是我完完全全地比較喜歡梅洛這個部分。

繼續閲讀»

Goodbye England / Battle Born

現實壓力太大了,一直在選歌逃避這一切……(這樣好嗎)
除了很像是米英/很適合米英創作BGM以外,還有一種簡直像是唱給米/英聽的歌曲。其實不只是歌曲,很多小說、詩與劇作,看起來都像是直接獻給一個擬人似的國家。岔個題,幾乎每一本我讀過關於美國夢(及其破滅)的小說主角,我都覺得那個人就是阿爾弗雷德。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好像一直這樣地被強化而或許顯得統一,我卻幾乎沒有在其他英國作家的作品中看見過亞瑟(那樣的角色)。

繼續閲讀»

新年新希望是個造成明年遺憾的東西

2014年居然就要這樣結束了……(一言難盡的焦慮)
總算在年終前把通販搞定了,what’s past這一本可能是我今年唯一落實的自我承諾吧。從許多方面來說,這一本對我而言都算是別具意義。其中之一是,我也(自我)承諾過在這一本之後,短期內不再印製個人誌。而我覺得它也滿適合當作一種意義上的結束……。

繼續閲讀»

【CWT38】《what's past is prologue》

CWT38兩日場售(2014/12/13-14)@O06 Tea for Albion

summer_cover02.jpg

summerbee 個人再錄小說本 《what's past is prologue》
APH/米英/國擬人設定/似乎全年齡(居然!?)
封面設計: Lawn
字數: 6萬字5千字上下
價格: 因為不想帶零錢,所以就200元吧!

※部分情節與原作設定出入頗大,請參照試閱,斟酌可否接受※

通販已截止,感謝!

收錄內容:

*網路公開稿
Innocence (2014)

*合本重收稿
An Altar for Forbidden Fires(The whole world knows that I love you; except you, 2014)
The Darling Buds of May(Keep Enamoured and Carry On, 2011)

*不公開稿
next week, same place, same time(2013)
1876(2013)

收錄故事共享一些相同的設定,部分故事關聯性較強,但不需視為具有絕對的前後相承關係。